新闻快讯

软件开发

2010-11-01 22:41:25.28

软件开发

查看详情

寻求志同道合的合伙人之前,创始人必须先具备这四点!

2010-11-01 22:41:25.28

三年前一部取材于新东方三驾马车合伙人的创业故事的电影《中国合伙人》,让“合伙人”一次进入大家的视线。影片里一句“我们改变不了世界,是世界改变了我们”更是得到很多人的共鸣。而万科郁亮的一席“职业经理人已死、事业合伙人时代诞生”。一时间合伙人制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查看详情

解密万达:高效开会四大招

大家都知道万达实力雄厚,却少人知道为什么它能做到那么牛。一叶落而知秋,看看万达是怎么对待开会这件“小事”的,你就明白一家企业该有的作为!

查看详情

合并财务报表的简易编制方法 你值得学习!

 合并财务报表一直被公认为是会计界的难题之一。2006年,我国发布了现行企业会计准则体系,随后又陆续出台企业会计准则解释,对原有合并财务报表方面的规定进行了修订和完善。

查看详情

今年10月1日,互联网界发生的这件大事足以载入史册!

2016-10-03 19:40:26.127

   美国当地时间10月1日,“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简称ICANN)发布公告称,根据美国商务部下的国家电信和信息局与ICANN签署的合同,美国政府对“互联网数字分配机构”的有关决定具有最终否决权。但这一合同将于今年9月30日到期。也就是说,从2016年10月1日起,美国政府正式将互联网域名管理权正式移交给ICANN。

  ICANN官方社交媒体截图

该不该放弃互联网大权,美国国内闹得凶

  ICANN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非营利性国际组织,总部位于美国加州。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查阅资料发现,按照ICANN与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局此前的合同,ICANN下属的“互联网数字分配机构”负责管理互联网域名管理系统,涉及域名、数字资源和协议分配,而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局对ICANN的工作进行审核,并授权Verisign公司将审核过的IP地址放入“A处理器”,即负责IP地址申请的权威根区处理器。最后,将A处理器拷贝到全球各个根处理器,一个域名便正式上线了。

  可见,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局对这个机构如何运行具有最终话语权。任何掌握域名权的人,都有权将任何网站删除。《经济学人》分析称,这就是美国不愿交出该权力的原因。

  据BBC报道,美国德克萨斯州首席检察官的发言人Marc Rylander表示,“对美国政府的这一决定非常失望”,而上周四(9月29日),美国四个州发起联合动议,以阻止该移交程序的进行。他们反对的理由是,如果美国政府放弃了这一权力,一定有其他国家将这一权力控制在手中。此外,《福布斯》记者Jody Westby撰文表示,这个决定非常危险,对国家安全造成的后果考虑不足,欠缺考虑。

  而支持美国政府移交互联网域名管理权的人表示,这是保证互联网独立性的根本要求。信息技术工业委员会主席Dean Garfield也表示,“少数州检察官的行为与互联网本质相矛盾。该移交程序能使互联网更加开放。”

  图片来源:东方IC

  据人民日报报道,今年6月,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局初步认可“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提交的有关移交提案,认为其满足美国政府两年前提出的把域名管控权移交给“全球互联网多利益攸关社群”的要求。

美国愿不愿意交权?

  在ICANN官方公告中发现,其实在1998年ICANN成立之初,美国政府就承诺移交互联网域名管理权,但一直没有动静,直到美国才于2014年3月宣布加速移交进程。

  普遍认为,美国在2014同意移交这一权力,是出于国际社会的压力,而压力的源头是2013年爆发的“窃听门”。

  2013年6月,斯诺登事件让美国情报部门的棱镜计划公之于众。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于2007年启动了一个代号为“棱镜”的秘密监控项目 ,直接进入美国网际网路公司的中心服务器里挖掘数据、收集情报,包括微软、雅虎、谷歌、苹果等在内的9家国际网络巨头皆参与其中。

  同年10月,欧洲媒体连续爆料,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民众和政要遭美国情报系统窃听。“受害国”反应激烈,多国政要或急召美国大使,或致电奥巴马,或派官员赴美,讨要说法。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南加州大学互联网研究专家洪宇说,美国政府在互联网顶级域名分配上一直保持单边主义的垄断性控制,构成单极的地缘政治和军事威慑力,所以在世界范围内不得人心。“斯诺登事件”戳穿了美国自称的“开放互联网守护者”假象,严重削弱了它在互联网外交政策上的道德基础。

  图片来源:东方IC

  同时,互联网已经是全球性的基础设施,如果还在最基础的互联网资源层面坚持一国特权,没有太大意义,反而让美国政府陷于被动。这些都是导致美国最终决定“交权”的重要因素。

美国真的放弃互联网控制权了吗

  在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局交出对ICANN的控制权后,表面上美国对域名管理的行政干预能力确实大幅削弱,但美国已充分利用最后一段时间的权力,为ICANN今后的演变埋下伏笔,“多利益攸关模式”就是关键。

  所谓“多利益攸关模式”,是指包括学界、民间组织、行业组织乃至政府等在内的多元参与。但是,为了避免交权后被其他政府或某个第三方控制或者“恶意接管”,在移交条件中,政府及政府间组织被限定为政策制定顾问的角色。超过160个国家的政府整体作为一个咨询委员会参与进来,必须在委员会内部达成共识之后方能发布政策建议。

  因此,ICANN独立接管互联网域名管理权后更可能走向“私有化”,而非多边政府运行。这并不符合世界其他国家的主张。

  洪宇表示,从长远看,ICANN未来是否有可能在美国之外如瑞士建一个平行机构,以提升其国际化合法性,目前仍不得而知。

  但实际上,互联网企业将拥有极大影响力,所以这次移交获得了亚马逊、谷歌、思科、微软和脸书等巨头支持,而这些都是美国企业。另外,最具商业价值的域名资产,如顶级域名中最大的“.com”、排名第五的“.net”都在美国企业Verisign手里,不会随着此次交权而改变,“域名产业的政治经济格局暂时没有变”。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查看详情

简述精益仓库管理

2016-10-06 23:24:11.41

 

 
精益仓库管理的目标是:
 
  1、减少仓库物料的报废
 
  2、提高仓库物料数据的准确率:数量、位置、状态、先进先出
 
  3、提高仓库的准时交付:材料发到车间;成品发到客户
 
  4、提高仓库的空间利用率
 
  5、提高仓库人员的利用率
 
  6、安全操作不可忽视
 
精益仓库管理的主要方法和工具是:
 
  1、仓库的5S和目视化管理。5S是整理、整顿、清扫、清洁和素养。要保持仓库有序,只有需要的物品并且放在最佳的位置,仓库干净整洁,员工有好的习惯。目视化管理是将重要的信息显现化,让问题和异常一目了然;同时要对问题和异常进行管理。
 
  2、包装标准化。每一个零件和成品都要设计适当的包装。包装既是质量的保证,又可以提高操作的效率。包装标准化是内部物流优化的前提。
 
  3、标准化操作。将所有的流程和操作进行标准化。比如送料员的送料路线、送料周期等。
 
  4、拉动系统(比如看板、循环取料、JIT/JIS、超市、水蜘蛛)。这里包含了四个过程:1)供应商到仓库;2)仓库到车间;3)车间到仓库;4)仓库到客户。在每一个过程内建立拉动的系统或者连续流,从而优化信息流和物流、节省空间、提高效率。
 
  5、结构式问题解决。操作中难免会出现异常和问题。解决问题要有效,否则问题还会反复发生。解决问题的工具很多,比如5WHY,8D,6Sigma,鱼骨图,柏拉图等;通过结构式的问题解决流程,将问题从根源上解决,避免问题再次发生。定义问题升级机制,让管理层参与。
 
  6、要和员工建立起畅通的沟通途径。比如,班前会议上让员工发言,建立合理化建立制度,创造管理层和员工沟通的机会。让员工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想法和才能,同时也更加理解管理层的目标和期望。
 
  7、所有这些都离不开现场管理者的领导力。管理者要多去现场,了解员工的想法、问题,无论是解决问题还是进行改善,都从现场的实际出发。管理者要有现地现物现实的三现精神。另外,现场管理要注重业绩管理,包括交付、效率、质量、报废、安全等;要把这些指标和员工的日常活动的每个操作细节的关系进行梳理。

查看详情

下一个科技巨头会诞生在什么领域?美国风投大亨告诉你答案

2016-10-09 18:13:45.723

 美国知名媒体近日刊登了对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的专访。安德森认为,人工智能将会成为下一波科技浪潮的主导,并改变整个世界。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最近取得的突破可以让电脑更好地理解世界,并通过更加智能的方式作出响应。谷歌已经在Android系统中拥抱这项技术,但该技术还会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从无人机到医疗诊断,这项技术将会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至少,美国风投大亨、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创始人马克•安德森持有这一观点。

  事实上,他在这方面很有发言权。20年前,他通过开发网景浏览器积累了巨额财富,而他的风险投资公司最近又成功投资FacebookTwitter、Airbnb、Slack和Lyft等明星企业。安德森一直都在与创业者投资者展开密切接触,希望打造新一代科技公司,他的投资公司掌管着27亿美元资金

  安德森表示,最近的科技突破意味着人工智能技术有望催生新一代科技巨头。与此同时,他也承认某些行业始终对科技变革十分抗拒——他表示,需要通过更多的措施将软件的影响力融入到经济发展的每个角落。

  以下是采访记录。

人工智能领域将诞生下一个科技巨头

  问:你认为下一代科技公司将会来自何处?1990年代是谷歌和亚马逊,2000年代是Facebook和Uber。很明显,或许存在一些我们尚未听说但却即将实现重大突破的公司。不过,我很难想象过去6年创办的公司有哪家可能发展到谷歌、Facebook或亚马逊这种规模。

  安德森:从传统来看,这会伴随着新的平台和架构而出现,同时还将涌现新一代技术。最近一波重大技术是智能手机和智能手机应用。智能手机在2007年实现,很多应用类别则在2010或2011年确立。

  很明显,有很多围绕智能手机创立的大型公司已经成为了十分重要的企业。但四年甚至两年以前,情况显然并不像今天这样。

  所以,如果智能手机架构是最新一波科技趋势,那么人工智能、虚拟现实、自动化、语音和物联网都有可能成为下一波重要科技趋势。目前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人工智能。能够明显感觉到,有一批新的产品公司将会把人工智能作为它们的核心。

  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都在这一领域付出了最尖端的努力。但我们也看到一系列创业公司在努力发展这项技术。我认为将会涌现出一批非常重要的人工智能公司——它们中的很多现在才刚刚创业。

  问:人们讨论人工智能已经很长时间,但如何取得商业成功仍然令人捉摸不透。是什么让你感觉现在的情况已经改变?

  安德森:我起初很怀疑。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1980年代曾经出现过人工智能泡沫,当时有大批公司获得了风险投资的支持,但它们当时都失败了,所有的钱都烧光了。

  我们感觉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最大的变化就是2010年的ImageNet竞赛。2012年,电脑从图像中识别体的能力超过了人类。这是一场真正的比赛,组织者已经对衡量方式进行了细致调整。

  事实上,我们过去4年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突破相继涌现。首先是在静态图片中识别物体的技术实现了突破。现在则是在视频中识别物体的技术实现了突破——带来了全新的视频归类方式。如果能够实现视频识别,便可在实时视频中识别物体,从而实现自动化。

  我们投资了一家名叫Skydio的公司,他们正在开发全自动消费无人机。这是一款与目前的无人机截然不同的产品,具备与众不同的功能,甚至令人觉得很怪异。它可以在完全无人指挥的情况始终跟随你左右。你可以在丛林中奔跑,它可以自动识别路径,完全靠自己在树林中穿梭。价位也在消费者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这就像是科幻小说里的东西。

  我们已经看到深度学习应用于心脏病的预先诊断。还有一家名为Freesome的公司在将深度学习应用于癌症诊断的血液切片,效果似乎很好。

大公司将主导AI领域发展

  问:科技行业有一个经典的问题:“这是一款产品还是一项功能?”谷歌Facebook亚马逊都向人工智能领域投入了很多资金。Siri最初是一家创业公司,但很快被苹果收购。那么人工智能是否能够孕育拥有新产品的独立大公司?或者,这些创新是否更有可能被现有公司吸收,用于改进其现有产品?

  安德森:两年前,我认为大公司将会占据主导。这些大公司有几大优势:

  没有多少人知道该如何开发这些东西。大公司可以投入比创业公司更多的资金。大公司支付的薪水可以跟体育明星媲美。所以,大公司可以雇佣这些人才,导致小公司没有人才可用。

  这些项目很大,很复杂,而且这是一个很先进的新领域。亚马逊的Echo项目共有1500名工程师,历时4年才开发完成。作为创业公司,你不可能在这方面与之对抗。

  另外还需要数据。从理论上讲,你需要这些庞大的数据库。ImageNet的部分突破就在于可以通过庞大的数据库对算法进行训练。理论认为,谷歌和Facebook等大公司可以接触到海量数据,但创业公司永远无法与之媲美。

  过去两年,其中的每一项因素都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改变。由于这成为了新兴的热门计算机科学领域,所以突然之间有了更多了解这项技术的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毕业生。还有很多曾经在大公司从事这类项目的员工现在意识到,他们也可以创办自己的公司。

  现在有一批新的无人驾驶公司都是从谷歌分拆出来的。最近被Uber收购Otto就是一个其中很著名的一家,但还有另外6家公司也表现不错。

  与此同时,这项技术本身也变得更易驾驭。很多有趣的新项目已经不再需要1500人,只需要5个人。谷歌推出了TensorFlow开源项目,这也成为了深度学习的一大基石。我们还看到各地的创业公司都在利用这个项目——这在几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人工智能技术本身也在进步。人们都在学习利用小规模的数据库开展深度学习。有很多创业公司找到了一些聪明的方法来获取大数据,或者通过一些方法来降低对数据需求

  问:这些潜在的人工智能应用有很多似乎都是可行的业务,但未必是大业务。但对于无人驾驶汽车等真正重大的机会,大公司似乎仍然拥有难以比拟的优势。

  安德森:我还是感觉你似乎认为应该在现有产品上增加一些人工智能技术。但我并不这样认为。我们发现,可能出现一些之前不可能实现的产品。

  咱们来谈谈无人机。你今天购买一台无人机后可以自己操作,但20分钟后可能就会撞到树上。你说,“这很好玩”,但你还是得再买一台新的。

  传统无人机制造商讨论所谓的“跟着我”功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的是希望增加这项功能的传统无人机企业,有的则是在Kickstarter上通过众筹开发这项功能的公司,总数已经达到数十家,甚至数百家。但至今还没有人把它变成现实。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并不是一项功能,而是一种全新的架构。无人机必须要从头开始以人工智能为基础进行开发。大疆和其他无人机制造商都将其视作一项功能,而我们认为,需要一种全新的架构才能实现。

  这就是一个彻底革新的例子。如果我们的假设正确,那么所有现存的无人机都会过时。它们根本没有意义,因为它们并没有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你跟汽车厂商沟通,会发现他们都认为自动驾驶是一项功能,可以增加到现有的汽车上。而硅谷企业则将其视作一种全新的架构。这是对根本性假设的一种自下而上的革新。

仍有很多传统行业未被科技颠覆

  问:如此看来,似乎有很多创新正在涌现。与此同时,利率保持低位,整体经济增速放缓。当利率保持低位时,就很容易到钱,很容易融资投资就会大幅增加。但统计数据似乎表明,储蓄仍然远大于投资。你认为未来趋势如何?

  安德森:现在有两种持有不同观点的行业,有一些行业的技术普及速度在加快,生产效率在提升。例如电视机、计算设备、媒体、视频。彭博社有一篇报道称,由于食品生产方式进步,食品价格正在暴跌

  所以,如果是在这些生产效率快速增加的行业,价格就会迅速下滑。在这些行业里,每个人都在担心自己失业,或者岗位被转移到中国、日本或墨西哥去。人们认为颠覆程度太高,技术变革幅度太大。硅谷那帮人正在破坏经济。

  还有一些领域的价格正在快速上涨:医疗、教育建筑处方药、养老和育儿。这些领域的科技创新很少。在这些领域,生产效率的增长以及创新和颠覆活动的增加都不够多。这里有垄断,有寡头,有卡特尔,有政府主导的市场,还有串谋定价——种种不正常的行为都导致了价格的快速上涨。

  政府向这些领域提供了更多补贴,但由于这些市场都缺乏弹性,所以补贴只会导致价格进一步上涨。这正是高等教育领域的现状。

  所以在这些领域,人们都心怀怒气,生产效率的增长也不够高。这些领域的技术进步不够快,导致我们支付的费用过多。

  将这些汇总起来,便可发现一种位于二者之间的茫然状态,这也似乎正是我们目前的状态。但这却掩盖了当前的真实现状。

  有的领域价格下降速度很快,还有的领域增长很快。久而久之,成本增加的领域便会蚕食整个经济消费者看到他们的收入被医疗和教育花费蚕食。

  在我看来,问题很明显:根源在于这些价格迅速上涨的经济领域没有充分普及技术创新和颠覆。我的假设是,我们并未处在科技泡沫之中——而是处在科技破裂之中。我们的问题并不是技术太多或者人们对技术过于热衷,而是技术还远远不够,导致这些含有卡特尔属性的传统行业难以被颠覆。

科技提升生产效率,也创造大量就业

  问:多数低增长领域的一大共性在于,他们都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你的很多钱都花在了那些陪伴你的人身上——护士、教师和保姆等。你很可能听说过“鲍莫尔病”——随着制造类产品的价格逐步降低,人们会将越来越多的资源投入到稀缺的东西上,也就是人力资源

  所以我想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天生无解的问题。总会有一些生产率增长缓慢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这些行业相对于其他行业也总会出现成本快速上涨。

  安德森:从宏观角度来看,我认同这一观点。我认为这是对当前现状的精准描述,我也的确认为“鲍莫尔病”在成本转移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但我想指出的是,虽然我们会根据过去的经验认为某个行业必须采用劳动密集型模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今后也必须延续这种模式。如果你回顾1980年代的历史,会发现在1980年代,我们可以实现生产自动化,但却无法实现零售自动化。

  当时的人们认为零售是理所当然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认为分销也是如此。必须有人把东西放到货架上,还要有人点货,而且要有人把东西搬上汽车。

  当时的一大进步是计算机结账和激光扫描。但激光扫描并没有对生产力起到帮助。激光扫描需要花费时间。它大约有一半的时间不起作用,所以还是要查看价格。这种技术甚至降低了生产率,因为你不认为自己需要这样的技术。

  所以人们当时形成了很多幻觉,认为零售永远无法提升生产效率。当然,过去20年,零售的生产效率大幅增加。首先,沃尔玛供应链引入了现代化模式。然后又出现了亚马逊

  另外,我还认为从实体产品转向软件产品生产率提升的第三个层次,通过MP3或流媒体方式来提供音乐远比通过店面销售CD光盘的效率高得多。

  所以,如此庞大的零售行业曾经也是一个完全手工操作的行业。而现在,它已经基本实现了自动化。有一段时间,人们都在为零售岗位的消失而难过。

  问:他们的日子很难过吗?各类零售店大约聘用了500万人,美国劳工部预计今后10年还会增长7%。

  安德森:没错,很多卢德分子都会在这方面不断犯错误。这是你所说的理论的一种体现,稀缺的东西变得更有价值零售人员在增加。

  几十年来一直在增加的还有银行柜员。这一数据或许终于下滑。但在ATM网络银行逐步涌现的同时,银行柜员的岗位数量却在过去30年持续增长,原因正如你所说:那就是突然之间可以通过人工来提供更高层次的服务,从而实现差异化

  文诺德•柯斯拉(Vinod Khosla)曾经撰文称,医生将会消失。他认为电脑诊断能力将远好于医生,导致人类医生没有生存空间。我认为他的想法完全错误。我认为医生的职位会发生变化,成为一种更加重要的高层次工作,薪水也会更高——因为医生的能力会在更加智能的电脑的帮助下而得以增强。

  正因如此,我才对经济如此乐观。也正因如此,我才认为卢德分子和那些认为增长会放缓的人是错误的。我们既可以创造大量就业,还能大幅提升生产效率。这二者其实并不矛盾,尽管现在有很多人的确这么认为。

查看详情

让制度去管理,而不是你亲力亲为!

2016-10-12 09:06:19.617

  人管人累死人,这个道理管理者都懂得。那怎样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高效从容的管理者呢?制度管理是唯一的出路和办法。

 
1.提高认识:制度管理是让员工“重新做人”的系统工程
 
制度的制定与执行实质上是一种塑造人的过程。为什么要定制度?就是因为某个方面不规范,有问题,需要明确大家的行为要求,原来大家习以为常的习惯行为需要做出改变,按照制定的制度来。
 
任何人都不喜欢受到约束,制度本身就是对人的约束,会让人不习惯,不舒服,甚至伤害到某些人的利益,我原来一直是抄小路上班,你现在让我走大路,远了一大截子,那哪儿成!
 
特别是对于自由惯了散漫惯了的人来说,管理者定制度之前一定要再三思考:这个制度能不能得到落实,有没有信心、决心落实好?如果这个制度落实起来有难度,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就干脆不要定,连说也不要说,否则,只会让管理者没面子,降低管理威信。
 
2. 自我反省:你的团队制度落实得如何?
 
有没有领导带头不执行?
 
制度颁布后,领导要求其他人执行,自己往往不执行;或者中高层管理人员不执行,只要求一般员工执行。久而久之,上行下效,大家都不执行了,又回到了“人管人累死人”的局面。
 
有没有忽略过程、只重结果而导致的不执行?
 
因为制度本身可能不合理,如果执行的话,要这个审核、那个签字,很麻烦;不执行,只要是结果一样,领导会同样高兴,甚至会夸下属“聪明”“干得好”。久而久之,大家都忽略了过程,只追求结果。
 
事实上,过程是结果的必需,结果是过程的必然。没有事前和事中控制的过程,不会导致有好的结果。即使是有好的结果,可能也是偶然的、个别的。而一旦没有好的结果,再追溯原因,就已经晚了,因为从领导到员工已经养成了不要过程、只要结果的执行习惯。
 
有没有制度面前不平等所导致的不执行?
 
有的企业里,一把手可以“理所当然”地不执行外,高层违反制度后一把手鉴于自己都没能执行制度,所以就“网开一面”算了,中层干部违反了制度后,高层也以“有情可原”来开脱,对有的员工,因为人情关系等原因,也可以“下不为例”,口子越开越大,结果导致制度执行的“大面积塌方”。你的企业、团队在制度面前是不是人人平等?
 
3. 抛弃熟人文化,建立生人文化
 
作为企业的领导者,部门的管理者,有没有这样的情况,你的下属喊你叫大哥,叫老兄、老弟?如果有,这种“熟人文化”将会导致团队的规章制度形同虚设。
 
为什么?因为你和下属是兄弟关系,就算犯了点儿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他们为什么要叫你大哥?只有一个目的:他要特权,想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不按规则办,在团队里特殊化,横着走。
 
所以,管理者走“群众路线”与群众打成一片,与下属称兄道弟的结果是,下属犯了错误,违反了制度,上司抹不开情面不了了之。后遗症是下属得寸进尺,不拿制度当回事,嬉皮笑脸,整个团队管理接近失控状态。
 
如果不这样呢?事情就好办多了,咱们是工作关系,契约合同关系,公事公办,该怎么来就怎么来,拿钱干活,规规矩矩,照制度来,为什么?因为大哥不在,我得小心点儿,否则会挨罚的,这就是“生人文化”。
 
因此,不管是是老板、总经理还是部门经理,要想把团队带好,必须抛弃“熟人文化”建立“生人文化”,不给那些投机取巧的、耍小聪明的人留有空间,这样一来制度的执行当然就顺畅多了。
 
4. 制度管理根本上是对员工的负责
 
高明的管理者明白,制度管理就好比拧螺丝,虽然拧紧需要费很大的力气,但只要咬紧牙关坚持住,拧紧它,从一开始就严格执法,之后,团队就会形成按照制度自动运作的机制;如果拧得不够紧,慢慢地就会跑风漏气,制度之墙就会成为残垣断壁,团队失去规则约束,风气便会越来越糟。
 
商鞅认为:“行罚,重其轻者,轻者不至,重者不来,此谓以刑去刑,刑去事成”(《商君书·靳令》)。就是说,制度管理一定要用好处罚,对于较轻的犯罪如果施以重罚,那么轻的犯罪就不会来,重的犯罪也就不会发生了,从而达到用刑罚遏止刑罚,以收到不用刑罚就做成事情的效果。
 
怕得罪人的管理者就像“水”,软弱无力,对违反制度的下属不敢管、不想管,员工也觉得上司脾气好,甚至有点喜欢这样的管理者。
 
但是,一来二去,一些员工养成了蔑视制度,轻视规则的恶习,最后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误被开除甚至违法犯罪,“溺水而亡”;而严厉苛刻的管理者就像“火”,熊熊燃烧,铁面无情,敢抓敢管,制度面前员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长此以往,大家养成了遵章守纪的好习惯,小错不犯,大错没有,一生平安。
 
我们俗话说的“打是亲骂是爱”也是这个道理,严格的制度管理是对员工的爱与负责任,而对下属的违章行为有情可原,就是一种怂恿和溺爱,下属的小错就可能导致大错的发生,这实质上是对员工最大的伤害和不负责任。
 
转载
http://news.mbalib.com/story/233837

查看详情